电报群导航网

23天,结束漂泊

admin 2022年05月14日 快讯 7 0

祝碧晨 设计

出方舱后,在上海街头睡了23天,52岁的陈朝松有了一份包吃住的临时工作。

在上海市杨浦区控江路街道一个居民小区,陈朝松负责看管一栋封控楼,白天给楼内居民收垃圾、配送快件,对楼栋角角落落进行消杀,晚上睡在底楼一张行军床上,一天赚400元。

陈朝松在小区配送快递。本文图均为 澎湃新闻记者 李佳蔚 图(除署名外)

陈朝松在小区看管楼栋。

换上一身新行头,陈朝松很兴奋。5月9日,他再次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记者采访时,摸摸身上的防护衣说,“我们这些‘大白’给楼里居民服务”。

二十多天前,4月15日,陈朝松从上海世博方舱医院出院。以前他借住在朋友的裁缝铺里,出舱后朋友婉拒了他,没了去处,只好露宿街头。

他搜寻背风的台阶,溜进空置的拆迁房,也住过帐篷,碰见各色人等。或许是经历过风浪,他总是乐观地解释自己的处境,“这些天在外面飘,感觉还好,很多人都不容易”。

展开全文

陈朝松的境遇并非孤例。

一位住家保姆说,出舱前雇主结完工资,告诉她别再来了。一位保洁员与四五人合住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屋子,房东问,“这种隔离环境,你回来了我们怎么办?”

根据上海的政策,出舱人员由各区通过“闭环转运”,“点对点”地送回居住地,进行7天居家健康监测。各区村委、业委会、物业公司等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扰治愈的出院患者和解除医学观察人员返回居住地。事实上,绝大多数出舱人员都顺利回家。

然而,由于居住环境拥挤,抑或没有常住地,属于流动人员等种种原因,一些人出舱后不得不开始漂泊的日子。

日子总是向前的,他们的境况也在变化。

在黄浦区永寿路一座商厦底层的台阶上,陈朝松在这里住了一星期。 澎湃新闻记者 巩汉语 图

“外面风大,晚上有点冷”

距离外滩两公里,黄浦区永寿路一座商厦底层的台阶上,现在还留着一张黄色海绵垫子,那是陈朝松捡来铺上去的。

4月18日至25日,他在这里睡了一星期。4月23日下午记者碰到他时,他的睡铺旁放着一个黑色行李箱,两个鼓鼓的绿色包袱,里面有四季衣物、床单等生活用品,一套理发工具,一只小型电饭煲和一袋大米。这是他所有家当,去哪都带着。

原本,他应该把这些行李带回居住地。

2022年1月起,陈朝松借住在朋友袁先生的裁缝铺里,这里属于黄浦区小东门的街道东街片区,一月付800元房租。那里住着8、9个人,他睡在一张稍高的制衣台子上,因为个头不高,晚上爬上去时要踮着脚。

电报群导航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23天,结束漂泊
发布评论

分享到:

usdt不用实名(www.uotc.vip):只有1个!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