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名山僧占多!北京海淀区香山公园北的西山余脉——聚宝山,虽说不是什么名山,但地理位置优越,早在元至顺二年(1331年)就有人在其东麓建起了寺院。

据说当初在此地建寺院的是耶律楚材的后裔耶律阿勒弥。耶律楚才既是辽太祖耶律阿保机的九世孙、金朝尚书右丞耶律履之子,又是辅佐成吉思汗父子三十余年的蒙古帝国之重臣。可以说是出身显贵、位高权重。

但是作为亡国之臣,又渐渐地功高盖主,耶律楚才后来被蒙古贵族排挤,乃至抑郁而死,也就不足为奇。耶律楚才自号“玉泉老人”“湛然居士”,可见抑郁之时,已经与佛结缘。

也许是受耶律楚才学佛的影响,也许是受当时形势所迫,耶律阿勒弥直接把祖上传下来的深宅大院给变成了“碧云庵”。即后来的碧云寺。

关于碧云寺,清初文坛盟主钱谦益有过一首很有意思的诗,名字就叫《碧云寺》,至今读来仍然让人慨叹!

丹青台殿起层层,玉砌雕闹取次登。禁近恩波蒙葬地,内家香火傍掸灯。

丰碑巨刻书元宰,碧海红尘问老僧。礼罢空王三叹息,自穿萝径拄孤藤。

展开全文

钱谦益可不是一般的文人,他可是明朝末年赫赫有名的东林党领袖之一,直到后来明灭还在搞“反清复明”。只不过后来,见大势已去,转眼又成了大清朝的礼部尚书。这一点,他跟耶律楚才很相似,都是亡国之臣,又都是新朝之重臣。

所以,碧云寺从一开始就掺杂了太多的政治意味。而比政治意味更神奇却是此地的风水。

明正德年间(1506-1521)御马监太监于经,得明武宗宠幸,成为大太监,权倾一时。于经早就看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并于正德十一年(1516年)开始用明朝税收的钱和开皇店的钱,扩建碧云庵,并将碧云庵改为“碧云寺”。

不仅扩庵为寺,还在寺后建立“冢域”,明确说了,这么大张旗鼓地搞扩建,就是为了死后能有个洞天福地。可惜世事难料,于经后来被治罪,死在了狱中,想埋在碧云寺早成了奢望。

一百年后,明朝的另一个大太监登上历史舞台,这次要比于经隆重的多,有钱的多,强悍的多。因为这次是魏忠贤。魏忠贤的能量就不用说了吧,皇上是万岁,他是“九千九百岁”。甚至有人说,魏忠贤若不死,明朝也未必亡,至少亡不了那么快。

魏忠贤的功与过,留于后人去说,我们只说魏忠贤也看上了碧云寺。并于天启三年(1623年)开始搞扩建,当然主要是把于经没修完的墓地给修好,准备自己死后,也来这安息。结果自然也跟他的前任一样,墓还没修好呢,人先没了。

电报群导航网声明: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与本平台无关。转载请注明:人从桥上过,桥流水不流,于经、魏忠贤、孙中山都从这里走过
发布评论

分享到:

活泼天真不原 五十岚优美子
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